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55小说网 -> 天唐锦绣 -> 天唐锦绣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失望

第一百七十五章 失望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“这混账!堂堂兵部尚书,太子少保,居然跑去民部大堂大耍威风,甚至口出威胁之言,他当朝廷衙门是市井里坊,随着他恣意妄为?#20426;?br />
    李二陛下一脸怒气,差点就摔了杯子。

    以往胡闹也就罢?#32781;?#22914;今正儿八经的朝廷命官,却跑去民部大堂大吵大闹,将朝廷威严置于何地?

    当然,这件事是高履行首先挑起来的,去民部讨一个说法并无不妥,但是以这等方式,却是不妥至极。

    发了一通火,李二陛下又端起茶杯饮了一口茶水润润喉咙,冷不丁瞥见李君羡目光?#20102;?#27442;言又止的模样,顿时眉头一蹙,沉声问道:“还有何事?#20426;?br />
    李君羡咽了口唾沫,小心翼翼的瞅了李二陛下一眼,迟疑一下,道:“当时房驸马正在民部大堂,民部官员唯恐他将事情闹大,便去莒国公府请求卧病在床的莒国公裁断此事,并且最终得到了莒国公的签字画押,予以即刻拨付钱款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一顿,心里犹豫着是否要将自己掌握的情况和盘托出,亦或是只叙述所见之事实,不加任何深?#21364;?#27979;。

    毕竟此事虽然甚有可能是房俊一手策划,但若要证实,便需要深入挖掘,很容易使得整件事扩散开来,牵扯进更多的人

    李二陛下见他停顿,还以为他说完?#32781;?#19981;悦道:“那么事情就是解决咯?还得是莒国公老成持重,高履行意气用事,难成大器。”

    李君羡不敢替房俊隐瞒,只?#30473;?#32493;说道:“只是当?#20445;?#39640;驸马却已经离开了民部衙门,无人知其去处。然而其后不久,京兆府得到举报,说是有通缉之凶徒藏匿于城南某一处女尼清修之寺院,便由司兵功曹程务挺带领巡?#19969;?#34905;役前往搜捕,意外的在一个女尼床榻之上,搜捕到了高驸马”

    李二陛下河水的姿势瞬间定格,一双虎目陡然睁大

    ?#20843;?#38498;?女尼的床榻上?#20426;?br />
    李二陛下?#34892;?#19981;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简直混账!”

    李二陛下手里的茶杯终于狠狠摔在地上,破碎的瓷片溅落一地,一张方脸气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堂堂驸马,朝廷命官,居然勾搭女尼、?#31561;?#21517;节,实在是道德败坏,无耻之尤!”

    ?#23454;?#27668;得胸膛起伏,连声怒骂。

    说实话,李二陛下对于男女之事从来都不甚在意,他自己在这方面的爱好就非常广泛,也不觉得有?#35009;?#22823;不了。或许这也是李唐皇室之内贞洁观念比较浅薄的一个原因,那些个公主、皇子、驸马在这方面有?#35009;?#20986;轨的行为,李二陛下一般都视若不见,除非如房陵公主那般私通自己的侄女婿,最终还闹出了人命,他才会插手处置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无论男女,身份地位到达了一定层次,追求一次刺激的生活方式,这有?#35009;?#38382;题?

    只要你情?#20197;?#23601;好了。

    但是私通女尼,这是绝对不容许的!

    隋唐两代,真正因为生活、身世等等各管原因从而导致不得不出家为尼的女子并不多,更多的都是世家门阀亦或是?#39318;?#21195;戚的女子丧夫之后不愿改嫁,这才遁入空门,青灯古佛了此残生。

    你追求刺激可以,但是闹得沸沸扬扬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如今感业?#23653;?#23578;有先帝的妃嫔出家清修,一旦高履行的事情传扬出去,会使得市井坊间对于女尼清修之地产生偏见,很容易认为天下所有的女尼都会耐不住寂寞?#30340;腥耍?#19975;一涉及感业寺,你让皇?#24050;?#38754;何存?

    李二陛下怒不可遏!

    还有更重要的一点,是他暴怒的主要原因你高履行也是堂堂当朝驸马、民部左侍郎,妥妥的朝廷大?#20445;?#32467;果被人家房俊追上门来当面锣?#24742;?#40723;的予以击败,一败涂地,结果人家房俊尚在民部大堂未走,你自己不想着如何稳住?#38382;?#29978;至予以反击,反而跑去相好的女尼床榻之上胡天胡地?#23383;?#23459;淫

    这样的?#32781;?#26377;何前途可言?

    高家乃是文德皇后之亲族,李二陛下与高士廉亦是崇慕亲厚,如今高士廉致仕告老,作为其嫡长子的高履行自然而然接过高?#20197;?#26397;堂上的影响力,李二陛下亦愿意予以培养、重用。

    结果却是这么一个难堪大用之辈,如?#25991;?#19981;失望?

    咦?

    不对劲!

    李二陛下怒火稍歇,心念电转。

    高履行私通女尼,这的确不可?#20035;。?#20294;是就算他再是喜?#38376;?#33394;,也不至于房俊尚且留在民部大堂,他便亟不可待的跑去城南寺院与女尼幽会吧?

    再?#20445;?#20063;不至于急成这个样子

    有蹊跷。

    稍稍止住怒火,李二陛下抬头看向李君羡,问道:“汝刚刚说,京兆府带队搜捕凶犯的,乃是司兵功曹程务挺?#20426;?br />
    李君羡道:?#32610;?#26159;。”

    李二陛下捋着胡须,陷入思索。

    程务挺乃是程名振的儿子,功勋之后,在京兆府又深得马忠之器重,掌管一府之郡兵衙役,整个京兆府的治安都在其管辖之下,算得上是一个位高权重的人物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程务挺乃是当年房俊的班底

    李二陛下还清晰记得,当时长孙澹暴卒,程务挺为了替房俊承担责任,遭受?#25628;?#37239;的鞭挞,致使身受重创,将养了大半年方才有所回转。而房俊这个人固然有百般的缺点,但确实重情重?#28601;?#23545;于程务挺这样的下属,一贯关怀备至、予以提携。

    若非程务挺的身子?#19988;?#20026;那次鞭挞一直未能痊愈,只怕早已被房俊带在身边,南征百战鞍前马后

    前头房俊与高履行在民部大堂发生冲突,后脚高履行就不合常理的前往寺院与女尼私会,接着就是房俊的铁杆心腹带着衙役将高履行捉拿当场

    越是想下去,越是觉得这其中应当?#34892;?#29483;腻。

    “可曾查明,程务挺前去搜捕,是受何人指派?#31185;?#25152;谓之有人举报,是真是假?#20426;?br />
    李二陛下沉声询问。

    李君羡俯身施礼,回道:“不曾查明。”

    李二陛下蹙眉:“这等事,背后显然?#34892;?#36426;跷,为何不深入调查,查明真相?#20426;?br />
    李君羡恭声道:“百骑司之职责,初始为护全陛下之安危,出入宫禁,令行禁止。其后,受陛下之命,查探京畿之信息,使得长?#27531;问?#20102;若指掌。说到底,百骑司的职责便是维护陛下安全、严防阴谋颠覆,高驸马公器私用、截断拨款也好,甚至于其后私通女尼、道德败坏也罢,既不能危及陛下安全,又不能涉及帝国根基,末将听闻之后,予以禀报,乃是末将之职,但若是发动百骑司查探整件事其背后之种种,则有僭越之嫌,此应当由京兆府负责。”

    李二陛下愣住。

    一贯以来,李君羡在他面前都是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,很多时候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,今日却敢于当面顶撞,实在是令他诧异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发怒。

    “百骑司”听命于?#23454;郟?#20854;所属皆是勋戚子弟,宿卫宫禁护佑京畿,乃是一股强悍至极的力?#20426;?br />
    而这?#38378;α恐?#33021;由?#23454;?#20146;?#32456;?#25569;,并且要严加约束,决不能使其泛滥。

    正如李君羡所言,百司各司其职,方能国泰民?#30149;?#30427;世?#34987;?#33509;是使得“百骑司?#27604;?#21147;外溢管辖泛?#27169;?#21453;而会使得朝?#27835;?#20081;,而且这道口子一开,往后但凡有事便指使“百骑司?#20445;?#20250;使得“百骑司?#27604;?#36131;大?#29301;?#23614;大不掉。

    而更深一层,李君羡虽?#24187;?#35828;,但李二陛下领悟得到一旦查探下去,所涉及之人事将会越来越多,甚至有一些意外情况浮出水面,届?#20445;实?#26159;要坐视不理,还是一一查办?

    坐视不理,就等于纵容。

    一一查办,必将大肆牵连,朝中势力盘根错节,又是关陇贵族又是江南士族又是山东世家,稍有动荡,?#34905;?#34987;人利用,惹起朝堂动荡。

    无论哪一个结果,都不是?#23454;?#24819;要面对的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,这世间?#28216;?#26377;?#35009;瓷?#24694;曲直、更未有?#35009;?#26159;非黑?#20303;?br />
    不过是一件“风流韵事”而已,有关于道德,却无关于朝政。

    不能小题大做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?#20445;?#23558;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
幸运熊猫免费试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