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55小说网 -> 病娇毒妃狠绝色 -> 病娇毒妃狠绝色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三百八、纯娘悔不当初的决定!叶兰被发现!(为会元大人Vancci的加更

三百八、纯娘悔不当初的决定!叶兰被发现!(为会元大人Vancci的加更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沈狼面无表情地回望。

    身上的戒备散了不少,然那双黑到令人窒息的眸子里,神情依然警惕。

    纯娘拿出小铜镜,借着远处微弱的光,理了理自己微乱的发丝。

    一切完美后,她将小铜镜收好,精致勾魂的狐狸眼里,闪过一线?#34987;?br />
    “小狼崽子,今儿新账旧账,老娘跟你一起算了!”

    她说完,身子一扭,以令人惊叹的速度,向沈狼攻去。

    玲珑的身段在那瞬间,化为能劈开山峦的森寒利剑,直攻沈狼身上几大要害。

    沈狼一动不动,似还没反应过?#31383;恪?br />
    然而若是看细他的眼睛,能看到那没有温度的瞳孔里,正倒映着纯娘疾速奔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在别人看?#32431;?#21040;不可思议的速度,在他这里,却像慢动作似的。

    即便不能一眼察觉出纯娘的招?#21073;?#20182;身体对危险的本能反应,也能让他迅速作出正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就在纯娘的双手即将袭向沈狼的咽喉处时,刚才还一动不动的沈狼,突然从前眼消失了。

    像一阵烟似的,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却在下一刻化成一股危险的凌厉气息,无声无息袭向纯娘。

    纯娘的脑子率先意识到了危险,她想避开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身体反应,跟不上她的意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她像断线的风筝一样,倒退飞出三米外,以狼狈而惨烈的姿态,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胸口处气血翻涌,一股腥甜涌向喉间。

    纯娘死死咬着?#21073;?#25165;没将那口血喷出。

    沈狼冷漠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纯娘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他认得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在春节时,他陪着南宫焱去秦楼,发现有人偷听。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的出去,与那人交手,打了那人一掌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,他在进来陪酒的姑娘里,发现了那人,一个叫纯娘的女子。

    他用眼神让她知道,他认出了她。

    哪知那纯娘不但没心虚地躲起来,反而挑衅而不服气地用眼神向他挑战。

    沈狼没有理会她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个叫纯娘的女人,就像山林里一只五颜六色的山鸡。

    除了羽毛好看些,一点用处也没有,只能沦为其他野兽的腹中餐。

    第二次是在几个月前,她突然出现在太中学院,成了短期教学夫子。

    他有些惊?#20154;?#27668;场的变化,不过几月武功进步良多。

    不过她大概知道她还不是他的对手,除了偶尔用眼神挑衅外,倒是没怎么在他面前露面。

    直到有?#28977;?#19978;他无意遇到她,她说要单挑。

    他又打了她一掌,似乎彻底激怒了她。

    以后每隔几天,她便来找他单挑。

    沈狼不胜其烦,一度想杀了她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但叶渺告诉他,纯娘是她的朋友,让他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不能杀,那就只能躲了。

    今晚被逮个正着,沈狼便不?#25512;?#29408;狠打了她一掌。

    临走前沈狼不屑的眼神,再次深深刺痛了纯娘。

    她不顾形象地盘腿坐在冰冷的地上,揉着发疼的?#30446;凇?br />
    在寒风中,极其不愿意的,总结出了两个结论。

    第一,她永远打不过沈狼。

    对比一年前,她的功夫最少又上了两个台阶。

    可遇上这个变太到让人发指的沈狼,她发现她无论怎?#21767;剑?#20284;乎都不是沈狼的对手!

    她的进?#21073;?#38500;了激发出沈狼身上隐藏着的无穷无尽的潜能外,好像没有半点用处。

    第二,沈狼根本就不是个男人!

    第一次交手,他当胸打了她一掌,她当他失手。

    第二次交手,他又当胸打了她一掌,她彻底被激怒。

    后来几次交手,包括这一?#21361;?#22905;发现沈狼从来没将她当成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他的攻击与反击,只在乎有没有效,不在乎面对的是男人女人还是其他。

    什么部位能打什么不能打,他完全不在意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她似乎跟猫啊狗啊的那些物种,没有区别,就是一个活着的物种而已!

    这让纯娘作为女人的自尊,受到了极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纯娘样貌天生风情万种,但因为出身血龙暗影,自小接受严苛训练,不经意间带着几分凛冽杀气。

    刚去到秦楼时,男人们虽然对她趋之若鹜,却没人敢轻薄她。

    用他们的?#20843;担?#32431;娘就像话本子里的狐狸精,能吸人精血要人命的那种。

    他们臆想归臆想,但性命更重要,所以最多就点她陪个酒唱个小曲,多的,就不敢了。

    所以纯娘在男人面前,一向很有优越感和掌控?#23567;?br />
    第一次让她踢到铁板的,便是沈狼。

    这么千娇百媚的女子,在他眼里,居然跟猫啊狗啊的没区别。

    纯娘拿出小铜镜,擦去脸上的脏东西以及唇角的血迹,仔细理了理刚才被弄乱的发髻,唇边露出一个又冷又媚的笑。

    既然武功上她可能一辈子赢不了沈狼,那别的方面呢?

    若能将他像玩弄别的男人一样,玩弄于股掌之间,那是不是算她赢了呢?

    纯娘漂亮的狐狸眼里,露出志在必得的神情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还不知道,今晚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,让日后的她,后悔得恨不?#31859;睬剑?br />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叶铭几人照例来到叶渺的小院用膳。

    乔方子想起前几天在这里碰到皇上的事情,有点怵,站在小院外不敢进去。

    “渺妹妹,虽然我很想吃?#19968;?#22969;?#31859;?#30340;菜,可是...”

    他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虽然那?#28977;?#19978;皇上没看他一眼,也没跟他说一句话,可他就是感觉到了那股似有若无的杀气。

    乔方子不是蠢人。

    当时吓破?#35828;ǎ?#33041;子里一片空白,回去后仔细一想,隐约明白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心里有些难过,又有些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他也有点不敢面对?#19968;ā?br />
    叶渺拍拍他的肩,“已经过去了,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叶海不知情,好奇问了一句,“方子兄弟,什么别多想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乔方子吐了口气,最后还是决定进去,吃了再说。

    天塌下来,不是有渺妹妹顶着吗?

    这么一想,乔方子顿时底气足了。

    ?#19968;?#19978;菜的时候,乔方子眼睛左瞟右瞟,不太敢看她。

    同时又在心底不耻自己的懦弱。

    眼睛瞟着瞟着,就瞟到?#25628;?#23376;瑶和叶铭身上。

    发觉今天的两人,比以前奇怪。

    一个一脸冷漠,一个脸上写着堵气,视线半点没有交流。

    乔方子将?#19968;?#30340;事情放一边,奇道:“铭兄弟,薛子瑶,你们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呸!谁跟他吵架??#20063;?#27809;这功夫!”薛子瑶想也没想的反驳。

    叶铭面无表情,夹了一筷子菜,似乎完全当薛子瑶不存在似的。

    不在意她在不在,也不在意她说了什么话!

    薛子瑶气得咬牙,她哪里?#31859;?#20182;了,这样突然一声不吭地算什么意思!

    就算...就算要娶赵六小姐,也犯不着这样吧?

    薛子瑶越想越气,好像她多稀罕似的。

    “?#21494;?#23376;不饿,不吃了!”她将筷子一扔,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乔方子瞠目结舌,他不过就问了一句,就惹得薛大小姐气成这样?难道真吵架了?

    薛子瑶走了,叶铭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,继续淡定地吃着菜。

    叶渺意外地看着叶铭。

    攻守实战结束之前,叶铭对薛子瑶的态?#28982;?#19981;是这样,那眼里暗藏的情意别人看不出,叶渺却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可怎么不过几天,叶铭的眼神,就变得那么隐忍克制起来?

    难道因为赵国公府要将赵六儿嫁给他,他拒绝了,怕赵国公府知道他?#19981;?#34203;子瑶,会对薛子瑶下?#33268;穡?br />
    可薛子瑶又不是弱鸡,她身后有程烁和王府,谁动她都得先掂量掂量!

    那如果这个理由行不通,叶铭为什么突然变了?

    叶渺隐约觉得,或许跟那天早上方婉柔叶云琅与叶铭的一番长谈有关。

    难道方婉柔将?#35835;?#38376;的事情告诉他了吗?

    叶渺若有所思,决定找个机会试探一下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叶渺收到邱崖来信。

    关于刘将军杀兄夺嫂案的最新进展。

    这件事最近闹得沸沸扬扬,连学院里的学生,都几乎听说了。

    信上说刘大夫人身边一照顾她多年的嬷嬷,曝出刘大夫人与刘将军年少时本是一对情人,后来刘将军的哥哥也看上了刘大夫人,不知怎的刘大夫人与刘将军分开,嫁给了刘将军的哥哥。

    于是坊间根据两人本是情人的关系,试图还原当年真相。

    其中最多人信服的一个真相猜测,是说在刘大夫人嫁给刘将军大哥后,刘将军愤然投身沙场,后来成为将军后回去报仇。

    恰好刘将军的大哥是在他回去没多久身亡,因而更证明了此推测的可能性!

    刘大夫人不堪流言蜚语,为自证清白,昨晚写下遗书上吊自尽,幸得身边丫鬟发现救下,但到现在依然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但饶是如此,刘将军依然不肯开棺验尸,于是大理寺将他打入天?#21361;?#25321;日再审。

    大理寺寺卿是太子一党,南宫焱恐刘将军被屈打成招,或冤死狱中,心?#27604;?#28954;。

    叶渺看完信后,将信随手烧了。

    火苗蹿起的瞬间,她的眸子又冷又沉。

    ?#34987;?#21040;了。

    叶渺取来纸?#24066;?#20102;一封信装好。

    信封上写着莫越亲启,落笔:叶寻欢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二小姐,又给赵公子写信呢?”丫鬟连磨墨边打趣道。

    叶兰面上一红,“少贫嘴,快磨墨!”

    “是,二小姐!”丫鬟嘻嘻哈哈道。

    纸笔摆好,墨磨好后,叶兰让丫鬟先出去。

    “是,二小姐。”丫鬟嘻嘻一笑,?#24230;?#22320;离开了,并体贴地关上门。

    叶兰想了一会后,满怀情思地落?#24066;?#20449;。

    外面突然传来丫鬟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!您稍等一会,奴婢马上去通传二小姐!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似乎是有人被大力推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在门帘掀开的瞬间,叶兰几乎是下意识将写了一半的信揉皱塞进袖子里。

    看着一身风?#37202;推汀?#28385;面寒霜的叶蓉,叶兰勉强挤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大姐姐,你回来了?”她道:“一回来便来我这,可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叶蓉冷哼一声,目光如矩的将叶兰的屋子扫了一遍。

    然后看着桌上的笔墨纸砚。

    “在给谁写信?”

    叶兰扯动嘴角,“没有,正准备练字,恰好大姐姐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叶蓉冷冷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一个箭步上前,扭住叶兰的胳?#30149;?br />
    在她吃痛的惊呼声中,将她藏在袖子里揉成团的信抢出来。

    叶兰这才看清自己袖子被纸上未干的墨汁染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也是这点,让叶蓉一下子就识穿了她的谎言。

    但更让她慌乱的,?#20999;?#37324;的内容。

    叶兰跳起来试图抢夺,“大姐姐,我的字太丑,不敢献拙,这才藏了起来!”

    可她哪是叶蓉的对手?

    叶蓉单手制住她,一字一?#21482;?#32531;念出信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赵公子:两日未收到您的来信,甚是挂念...”

    她冷冷看向叶兰,“哪个赵公子?”

    “无意间认识的,大姐姐你不认识的,就是个普通人。”叶兰咬着?#21073;?#30524;神闪躲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叶蓉露出嘲弄的神情,将叶兰推开,直接往她的梳妆台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姐姐!”叶兰想阻拦,已是来不?#21834;?br />
    那些赵凌写给她的信,她日日拿出来读几遍的信,就这样被叶蓉轻易给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叶蓉指着信下方赵凌的落款,讥讽地看着叶兰时,叶兰面上血色全无。

    “普通人?我不认识的?”

    叶兰还想解释,一只玉手如铁般,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肺里的空气瞬间被阻隔。

    “叶兰,?#37326;?#20320;摆脱南宫莲的控制,帮你不让大伯母看出帐本上的问题,帮你退了你不?#19981;?#30340;婚事,你就这样回报我?”

    死神般的声音,在叶兰耳边响起,因为缺氧她面孔涨得通红,拼命挣扎却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?#21494;阅?#22826;好,让你忘了,?#20197;?#32463;眼也不眨的,将自己疼爱了十几年的亲妹妹推入火坑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姨娘生的,敢这样算计我背叛我,那就好好承担这个代价!”

    叶蓉手下用力,?#33125;?#30340;将叶兰一步步推向死亡的深渊。

    意识涣散之际,求生的本能让叶兰突然用尽最后的力气,大声喊出一句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“不是我!是五妹妹,这一切,都是她教我的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终于补上欠的一更了!嘤嘤嘤~

    然后风雨发现,又欠下一更了,嘤嘤嘤,风雨缓?#25945;?#20877;加~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
幸运熊猫免费试玩
棋牌游戏需要什么设备 吉林十一选五追号计划表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晓游棋牌大厅3d下载 骑摩的赚钱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 丰合棋牌app下载 澳洲幸运10计划群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正好 新浪今天上证指数是多少 中彩票客户端 北京快中彩开奖结果 十堰车队送车司机怎样赚钱的 15选5历史记录 申城斗地主官网下载 做大米生意能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