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55小说网 -> 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活 -> 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活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83章 亚洲最大重婚犯

第83章 亚洲最大重婚犯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和吴炫伦一起走出机场的还有一个带着口罩、墨镜、遮阳草帽的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很高,穿着平底鞋比吴炫伦还要高出半个头。

    尹?#30528;?#20102;碰吴璇依,“你老哥该不会给你找了个霓虹嫂子吧?”

    吴璇依点点头,“很有可能,他交往的女孩没有低于?#24187;?#19971;的。”

    尹?#30528;?#26381;道,“为了改善下一代,你哥也是够拼的。”

    走近之后,两人看出吴炫伦激动而紧张的样子,跟尹鹤好久不见,也没拥抱寒暄,而是直接道,“开车,车上说!”

    吴璇依纳闷地打开车门,尹鹤也进去了,坐在副驾驶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时女孩才摘掉帽子,吴璇依一下子就傻眼了,“gakki!”

    女孩立即微微躬身,“共你急哇。”

    尹鹤也认出了这人,亚洲最大重婚犯,亿万宅男的老婆,霓虹治愈系女星新原结衣。

    尹鹤出国之前,这个霓虹女星就已经在国内小有名气,尹鹤看过她的?#35835;?#31354;》并不?#19981;叮?#26446;狗嗨?#36820;?#26159;很不错。

    之后她的名气越来越大,在华夏年轻人中都成了一种流行文化,以一己之力对抗着来自泡菜国那边的偶像文化,成为霓虹除了小电影和动漫外,在华夏最成功的文化输出。

    这些还都是尹鹤回国后逛b站了解到的,他问,“你的,会说中文吗?”

    新原结衣眨巴着眼睛“中文?一点点~”

    尹鹤“我是你老公,你是?#20381;?#23110;,叫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何を言いま?#24037;俊?#22823;女孩一脸迷糊。

    看来真的只有一点点,于是尹鹤放心地对吴炫伦道,“你怎?#31383;?#22905;弄回来了,现在霓虹当?#28843;?#26143;也出台的吗?”

    吴炫伦汗颜道,“鹤哥,你想什么呢,结衣小姐是我请来的旅游形象大使,就相当于是代言人吧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,吴璇依先不干了,“什么,找旅游大使,你竟然不找我,我也是明星啊,而且我是土著啊!”

    吴炫伦鄙夷地看了一眼他妹,“恐怕你在国内的知名度还不如人家一个外国人呢,除了便宜你还有啥优势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们这次是整个亚龙湾的对外宣传,争夺的是海外客流,找你更没意义了啊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吴璇依怼的哑口无言,我好生气,但是在女神面前,还要保持微笑,好气哟。

    吴炫伦估计也是?#26053;妹?#21457;飙,忙对尹鹤道,“她的团队做的经济?#30504;?#35201;晚一点出来,?#39029;?#21435;接一下,你?#21069;?#25105;招待一下客人。”

    然后吴炫伦用英语向新原结衣介绍了这两人,“这是我大学同学尹鹤,是个商人。我妹吴璇依,也是?#24187;?#33402;人,之前在泡菜国出道的,现在是一个华夏组合的成?#20445;?#20320;们先聊着,我去接一下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新原结衣立即跳过尹鹤,对同样笑容甜美的吴璇依产生了兴趣。

    然而吴璇依不会日语,英语也比较一般,再加上新原结衣的英文也算不上多强,两人的交流很成问题,指?#21482;?#33050;,鸡同鸭讲。

    尹鹤看?#36824;?#21435;了,开始帮忙翻译。

    吴璇依听不懂新原结衣的英语,但尹鹤听得懂,在米國他也交往过霓虹的留学生,这腔调他熟,某些场景他还能整几句日语。

    新原结衣“是?#21992;芶kb48的那种偶像团体吗?”

    吴璇依“人数没那么多啦。”

    尹鹤翻译“人数再少一点。”

    新原结衣“乃木坂46?”

    吴璇依“比那还要少。”

    尹鹤翻译“46和48区别很大吗,你多减几个。”

    新原结衣“那应该是少女时代那种吧,十个左右?”

    吴璇依“差不多,我们第一个组合有13个人,第二次组合有9个人。”

    尹鹤翻译“她参加过两个组合,第一个13人,第二个9人,问,她一共有多少个队?#20445;俊?br />
    新原结衣不禁一怔,怎么还考自己数学题呢,为了不给自己霓虹的教育界抹黑,新原结衣当即发动大脑,高频运算起来。

    吴璇依有点纳闷儿,她这是在?#21992;?#20901;想什么呢?

    终于,新原结衣有了答案,“21,是21!13+9-1=21!”

    她还说出?#25628;?#31639;过程。

    尹鹤大摇其头,之前他交往的那个霓虹妹子,不仅身娇体柔,而?#20197;?#31639;能力超强,珠心算远超尹鹤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一下。”尹鹤冲这个可爱的女孩招招手。

    新原结衣凑过来,然后尹鹤“咔”的一声在她脑袋上弹了一下,“你再算算。”

    新原结衣捂着头,却没有生气,主要是尹鹤气场太强,让她觉?#31859;?#24049;是如此的不应该,下意识就觉?#32654;?#20111;,说?#21543;?#38899;都不敢大声了。

    “你再让我算一遍。”新原结衣很要强,势要在小学数学加减法上找回面子。

    尹鹤做了个请是手势。

    吴璇依已经呆住了,刚才她好像听到了一些数字,但却不太理解这两人是在做什么,怎么还上手了啊!

    尹鹤没有跟她解释的意思,像是班主任一样盯着新原结衣。

    终于,经过了多次心算,确定正确无误后,新原结衣说出了“20”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再过一下。”尹鹤招招手。

    这次新原结衣怂了,难道我又错了,妈妈呀,这道题太难了!

    她不动,尹鹤直接伸手过去,手腕翻转,变出一根棒棒糖来,椰奶味的。

    这还是自己出门前灵灵塞给自己的呢。

    “给你的奖励。”尹鹤晃了晃,语气诚恳,且不容反驳。

    新原结衣接下了,但是握在手里没有吃,?#36864;?#23545;方长得帅,但出门在外,该有的防备心还是要有的,怎么说她在这个行当里?#19981;?#20102;十?#25913;?#20102;。

    尹鹤也再说什么,给了吴璇依一根,自己也包了一只。

    小璇愤愤道,“哼,借花献佛,这明明是我昨天买给灵灵和小博的。”

    尹鹤看向新原结衣,“那你跟她说啊。”

    吴璇依又没脾气了,虽然大家都会一些英文,但感觉像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语言。

    她转而笑眯眯地看向尹鹤,?#26696;?#25165;你们到底说了什?#31383;。俊?br />
    尹鹤也没隐瞒,“一道?#20035;?#23567;孩的数学题,结衣酱果然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,吴璇依对两人招招手,“你们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なんで?#24037;俊?br />
    吴璇依笑嘻嘻道,“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等两人的脑袋凑过来,吴璇依不?#25512;?#22320;在他们头上各弹了一下,?#27604;唬?#27604;尹鹤刚才那下轻多了。

    新原结衣愤愤不平道,“难道还不对吗?应该没错啊!”

    她急的都开始掰?#31181;?#22836;了。

    尹鹤翻译了她的话,吴璇依笑嘻嘻道,“不好意思,我有一个队?#40493;?#22312;这个队,也在那个队,所以还要再减一人。”

    尹鹤又翻译了一下,他和新原结衣对视一眼,全都做出崩溃的表情,还特么可以这样!

    随即尹鹤把吴璇依对她那两个女团的介绍翻译给新原结衣,并重点提了她?#39029;?#32423;红的单曲《卡在路里》。

    虽然结衣酱兴趣不是很大,但很礼貌地表示,“哦,可以听听吗?#31185;?#23454;我也是个歌手呢。”

    尹鹤翻译,吴璇依立即热情地从?#36947;镎页?#26469;放了放。

    听着这首歌,新原结衣身体立即轻微扭动了起来,尹鹤则小声帮她翻译歌词。

    她表示“确实是很有煽动性的旋律……”

    当听到那句“燃烧我的卡路里”的时候,她疑惑地问了一句,“咦,刚才是不是破音了?”

    尹鹤?#27604;?#35201;维护国内女团的尊严,“不,将破未破,似?#21697;?#30772;,时破时不破,其?#30340;?#26159;一种很高深的唱法,没见过吧,很厉害的,一般人唱不出来那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なるほ?#26705; ?#26032;原结衣佩服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仔?#23500;?#21619;,确实不算破音,却有种直抵灵魂的震颤,不愧是地大物博的华夏,竟能出现这种奇才!

    这时吴炫伦把新原结衣的团队接过来了,很简单,就两个人,连个保镖都没有,他给这两个人重新?#25165;?#20102;一辆车,让她们跟着自己,“璇依,去?#39057;?#21543;。”

    就走了那么一会儿,吴炫伦发现新原结衣跟尹鹤用英文聊得很开心,结衣酱脸上还带着少女般的羞涩微笑,嘴里的棒棒糖似乎在暗示着什么。

    新原结衣的英文他听着都费劲,但尹鹤对答如流,并绅士地表示,?#21543;?#20122;是个美丽的热带海滨城市,非常适?#19979;?#28216;,接下来几天我不介意充当你的导游。”

    吴璇依是听不懂,要不然肯定会大骂他是个二手导游,你有我懂山亚吗!

    ?#24213;?#24320;到了吴家的亿豪度假?#39057;輳?#26032;原结衣?#36864;?#30340;两个助理?#35805;才?#22312;顶楼的两个?#32771;洌?#25512;开窗户就可以直接看到大海。

    听说新原结衣也出生在一个海岛上,对于这样的气候,她肯定是非常习惯的。

    吴炫伦还特意?#25165;?#20102;一个精通日语的高级?#39057;?#31649;家负责新原结衣在当地工作时的一?#34892;?#27714;。

    具体的?#32435;?#24037;作要明天才会开始,接下来是新原结衣的休息时间,也是尹鹤吴炫伦老友重聚闲聊的时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尹鹤给老爹打?#35828;?#35805;,表示要跟同学小聚一下,让他们自己?#25165;擰?br />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们正在海钓呢,钓到啥吃啥!”尹老六穿着花?#32435;溃?#33457;裤衩,带着墨镜,站在私人游轮船头,做出搏击海浪的姿势,?#19979;?#29992;手机拍下了这臭屁的一幕。

    尹鹤叮嘱了一句,“没钓着也别饿着自己,钓不到才是常态。”

    参与过不少次海钓的尹鹤提前宽慰着父?#20303;?br />
    没去外面的餐馆,尹鹤和吴炫伦就在吴家别墅吃饭喝酒,酒菜都是直接从他家?#39057;?#21483;来的,吴璇依在旁充当服务?#20445;?#20854;?#36947;?#22312;这里就是想听听尹鹤的传奇故事。

    ?#20945;?#22905;查到的信息,这位跟老哥同龄的小哥哥身家都已经几百亿了,这确定不是重生小说的男主角吗,好想问问他,自己将来还能红吗?

    酒菜上齐,吴炫伦回忆,“上次见面好像是两年前吧?”

    尹鹤点点头,“那会儿我刚从老家回到硅谷,ff这款游戏也刚上?#23567;!?br />
    “我也是刚听?#30340;?#25226;奇鹤游戏买了,套现了一大?#39318;?#37329;,?#24613;富?#22269;养老啦?”吴炫伦跟尹?#30528;?#20102;一个。

    “已经做好充分?#24613;?#20102;,在京城买了房和车,接下来就是?#24613;?#23094;妻生子了。”尹鹤?#22478;?#21917;了一口,慢点喝,才能喝的酒。

    两人知道彼此酒量,也不相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“这不像你性格啊,竟然要结婚生孩子,多麻烦啊。”吴炫伦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你可以不结婚生孩子似的,”尹鹤呵呵笑道,“咱俩都一样,是?#20381;?#21807;一的儿子,是你想不生就不生的吗,你不生,你爸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这时吴璇依终于抓住机会插嘴了,“谁说我哥不生啊,他早就生好了!”

    嚯!

    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啊,你怎么没通知我呢?”尹鹤一下子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吴炫伦摆摆手,“一个私生子,属于意外事故,虽然是意外,但这孩?#28216;?#35748;,可孩子的妈我是不能认的,给了比钱,我爸妈带着呢,高兴的跟什么似的,结果公司的事都压到?#30097;?#19978;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大啦?”

    “三岁,属猴的。”

    尹鹤立即在身上摸索,好像也没带啥,“这款?#30452;?#23601;当是给我大侄的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送点实惠的,这块表猴年马月才能用上啊。”面对两百多万的?#30452;恚?#21556;炫伦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“那等我家狗子下了狗,?#36864;?#19968;条小狗吧。”

    ?#25670;溃?#36825;个好,以后咱们也算沾亲带故了。”吴炫伦喝了一大口,就这么定下了。

    尹?#36208;?#21863;不已,他对吴璇依道,“小璇啊,你哥真的变了,以前在大学的时候,那叫一个纯情,大学四年都没谈过恋爱,估计是我们寝室唯一一个,没想到现在私生子都整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啊,真的啊!”吴璇依八卦地看着尹鹤。

    “屁!我是不想谈吗,”吴炫伦哼道,“我是下手太晚,长?#38391;?#20142;的都被你们几个捷足先登了,我又不愿意将就,干脆单着了。”

    尹鹤喝了一口,“?#28023;?#35841;让你自己非要装穷的,你把自己海蓝富二代的身份一亮,开辆跑车,你还怕找不到女朋友!”

    吴炫伦夹了口菜,“老子当年想要的是爱情,谁想到爱情这玩意儿这么稀?#20445;?#37027;些女人根本看不到我的内秀,我要是早点想开了,儿子估计都上小学了!”

    “估计都不止一个儿子了。”尹鹤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吴炫伦坏笑道,“你小子纵横情场这么多年,难道就没留下个一儿半女的?”

    看了旁边负责倒酒的吴璇依一眼,尹鹤严肃道,“当着孩子的面儿,瞎说什么呢,哥还要形象呢。”

    吴璇依忙摆手,“鹤哥哥,你在我这已经没形象了,哥你是不知道,他太厉害了,在车上那么短时间就跟新原结衣有说有笑了,这样的人才肯定不缺女人。”

    吴炫伦“哈哈,没想到才几天时间你就让我妹看透了,这个人闷骚的很,表面上?#32842;?#23521;言,其实招招?#26053;?br />
    ?#23433;还?#29831;依你放心,尹鹤正经谈恋爱的时候还是很专情的,堪称绝世好男人,所?#38405;?#19981;用担心他在恋爱期间对别的的女人?#22836;?#39749;力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你你……”吴璇依没想到大哥当着尹鹤的面还?#34915;?#35828;,气的直接跑掉了。

    ?#36824;?#22312;厨房里,她还是忍不住偷听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期待听到尹鹤对自己的评价,结果两人根本没在这方面延伸。

    吴炫伦继续追问,“你确定没有失手的时候,我当初也相当自信,觉?#31859;約和?#33457;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,结果还是冒出了一个儿子,dna告诉我,就是我的种。”

    尹鹤回忆了一下,越想越瘆人,“伦儿,你莫吓我!”

    要知道在米國堕胎是很麻烦的,有的傻叉州甚至规定?#36864;?#26159;被强导致的?#21507;?#37117;不能堕。

    吴炫伦嘿嘿坏笑道,“我就是随口一说,你段位肯定比我高,没事没事的,喝酒喝酒。”

    尹鹤却喝的心不在焉,心想要不要回去翻翻通讯录,确定没有沧海遗珠,这种事早点发现总比晚点发现好。

    只?#36824;?#36825;个工程量有点大啊。

    见尹鹤想的入神,吴炫伦再次转移话题,“你久不在国内,咱们寝室那几个货估计你都没见过,等你回了京城,抽空一定要聚一聚。”

    说起那些老朋友,尹鹤问,“韩祷和鲁才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这个吴炫伦要清楚一些,“韩祷以前在阿里,这个你应该知道,?#36824;?#26368;近跳槽到字节跳动了,就在京城,你直接就能联系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,这家公司我知道,鲁才呢?”

    “鲁老师如今在家乡搞起了民办学校,现在算是青年企业家,我这个继承家业的不算,咱们寝?#39029;?#20102;你,就数他能折腾,这都是他第三次创业了,屡败屡战。”

    尹鹤点点头,大家同寝四年,虽然有远近亲疏,但总体上关系都不错,是该聚聚。

    吴炫伦继续道,“何赛和易腊宝应该也都在京城发展吧,这样也就鲁老师在桂州有点不方便,?#36824;?#38382;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尹鹤心想问题大了,何赛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跟何赛关系最铁,在京城见过他吗,听说他快结婚了。”吴炫伦问,想起尹鹤跟何赛那么铁,他还有点酸溜溜的呢。

    尹鹤点点头,“见过一次,大宝也见过了,你是不知道,那小子这?#25913;?#37117;胖成什么样了!”

    为了避免揭开何赛的伤疤,尹鹤故意引?#23478;?#33098;宝的话题,这时偷听的吴璇依觉得没趣,也重新回到餐桌上了。

    下午在吴家游了会儿泳,然后静静地躺在池边,一边喝饮料,一边享受午后的阳光,并蓄力为晚上那顿饭做?#24613;浮?br />
    结果老爹一会儿发一张鳕鱼照片,一会儿发一张石斑鱼照片,一会儿又发了张金枪鱼的照片,甚至还有抱着鲨鱼的照片!

    尹鹤仿佛看到了和鲨鱼搏斗的圣地亚哥!()

    ?#27604;唬?#40104;鱼有点小,大概,大概有一只成年猫咪那么大,后来放生了,可他这第一次海钓也玩的也太精彩了吧!

    尹鹤想想自己在落山矶海钓的战绩,好像有点战五渣啊。

    后来老爹还发消息说晚上等着他一起吃烤鱼,不要浪费。

    尹鹤把这些照片给吴炫伦看了看。

    吴炫伦感慨道,“叔叔好厉害啊!这样,晚上我从?#39057;?#21483;一个烧烤大师过来,再买点别的肉,直接在我家开bbq吧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吴炫伦又邀请了新原结衣小姐,算是尽一尽地主之谊,她竟然同意了,带着两个助理过来蹭吃蹭喝。

    ~

    当看到这位霓虹大明星,老六夫妇非常激动,终于见到活的小了!

    ?#27604;唬?#19981;是开心的激动。

    尹鹤大爷爷,老爹的大伯就是死于抗日战争时期,?#19979;?#30340;外婆也是在那个时期死的,当年华北平原被三光政策害的太惨了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老爹?#19979;?#35828;一些过激的话,尹鹤提前向他们科?#30504;?#20854;实新垣这个姓是咱们华夏的?#30504;?#20182;们世居琉球,古时候也是咱们的藩属国,只?#36824;?#21518;来因为历史原因,成了霓虹人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老爹看着甜美的新原结衣就像看自己的亲闺女,?#19979;?#30475;着她就像看自己的亲儿?#22791;荊?#19968;股自己人的亲切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尹鹤还教了新原结衣一句在华夏跟朋友长辈打招呼的客套?#21834;?br />
    她立即生涩地喊道,“公公婆婆好。”

    因为学的不好,老爸?#19979;?#20063;没听清,?#36824;?#23567;鹭倒是听?#20204;?#26970;,狠狠肘击了发坏的老哥一下,然后邀请新原结衣拍张照片,征得同意后发了朋友圈。

    现在她的朋友们再次躁动起来,寡姐、锅妹、吴璇依,现在又来一个国民老婆,明星都是你家生产的是吧!

    小鹭美?#22871;?#22320;看着朋友圈的点赞,还有那些男同学声嘶力竭的感叹语句。

    尹鹤则拉着大芳问,“芳啊,你跟我说实话,这些鱼是你钓的还是我爸钓的。”

    大芳扶着额头,“我是陆?#35762;?#38431;,上了船就想吐,这跟我真的?#36824;?#31995;啊,哎呀,又开始?#27425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大?#20960;?#36867;走,新原结衣就走过来,“尹桑,明天我要拍广告了,听?#30340;?#35201;走了是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1、对啊,明天一早就要走了,?#19978;?#30475;不到gakki你的风采了。

    2、我后天走,还能陪你一天。

    3、谁说的,你啥时候走?#30097;?#26102;候走。

    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?#20445;?#23558;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
幸运熊猫免费试玩
体育彩票新11选5开奖 湖南幸运赛车组选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百度推荐视频可以赚钱 宁夏11选5中奖助手下载 中国福彩中奖号码查询 炒股软件排行榜 新疆十一选五97走势图 南国彩票 能提现的棋牌 四川金7乐下载苹果 3d走势图 开心棋牌是真的吗 陕西十一选五计算方法 澳洲幸运10是官方开奖的吗 516棋牌游戏大厅官方k